Hainan Technet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动态 > 文章正文

每当路过牙科诊所,我就心慌气短、头脑发晕、想上厕所……

发布时间:2020-10-13 12:00

  “牙科恐惧症”这个名词可能大家比较陌生,它指的是在口腔治疗前和治疗中的紧张、焦虑、恐惧等。通常有心跳加快、血压异常、出汗、肌肉紧张、面色苍白乃至晕厥等症状,有些人还会因此避免去看牙。

  我曾经也经常去家长工作的医院口腔科玩耍,但自从去牙科治疗过后,就成为了牙科恐惧症患者。

  对牙科的恐惧,起源于小学  

  第一次去口腔科就诊是小学换牙的时候。非常不幸,我左侧上门牙的位置长出一颗多生齿。乳牙掉不下来,恒齿长不出来,三颗牙抢占一个位置。妈妈带我去口腔科拔牙,这次经历给我留下了严重的阴影。

  刚躺上治疗椅的时候,我也很配合医生的指示。作为儿童,我对于拔牙略感不安,于是便问医生要开始拔了吗,想做好心理准备。然而医生骗我说不拔牙,让我张嘴再给他检查一下,为了取信于我还拿着口腔镜在我眼前一闪而过,却在我张嘴的瞬间就拿钳子把乳牙和多生齿一把拽下。

  拔牙的疼痛和被骗的恐惧使我崩溃大哭,也留下了最深刻的阴影。从此我看到口腔科就紧张,遇到牙疼牙龈肿也忍着,生怕被带去看牙。

  不论我多么害怕,蛀牙不会因此就放过我。某天我觉得右下第一大臼齿有点疼,后来发展到夜晚躺到床上半边脸仿佛肿胀成快爆炸的气球。我记不清在这个阶段忍受了多久,总之忍下来了。某天牙不痛了,还没等我高兴多久,左下第一大臼齿也开始疼,这次来得更猛烈,白天痛得吃不下饭,晚上痛得完全无法睡觉,睡着了也很快会疼醒。症状过于明显,我遮掩不了,终于让妈妈发现了。就这样,初中的某一天,再次被带去口腔门诊。

  因为恐惧,我已经不太记得具体检查过程,只记得医生说右下牙神经已经坏死,左下要做根管治疗。我不知神经坏死是幸运还是不幸,但当时狂喜乱舞,因为无论是钻牙开髓还是拔牙神经都完全不疼!就在我对补牙的好感度刚开始上涨时,根管治疗给了我灭顶的打击。

  牙钻开钻后,左下的臼齿不光痛,还有酸、麻的复合感受,伴随着令人害怕的噪音带来的心理攻击。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医生给了局部麻醉,顺利打开髓腔,但在清洁根管的时候我还是感到了剧痛,可以清晰地感到医生像拧螺丝一样旋转根管锉通入根管再拔出,每动作一次就更加剧痛一分。我要求再给我增加麻醉的时候,医生拒绝了,他说,有麻醉的时间已经治疗完了,叫我忍一忍,说别人都能忍为什么我不行。

  这之后的记忆我就全部失去了。只有令人头皮发麻的电钻声音和医生不理会我的冷酷形象,会在噩梦中出现。补完牙后,我对牙科的恐惧又上了一个台阶。不仅看到牙医会害怕,呼吸加速,出汗,看到任何和牙相关的东西我都害怕,甚至不敢仔细看自己的牙。

  拔智齿时,牙科恐惧再次被唤起  

  智齿给我带来了人生最大的心理创伤。

  大二期末考试周快结束的某天,左下臼齿位置的牙龈突然肿了起来,脉冲式突突得疼。一天之内,牙龈肿得高出了牙齿,嘴都无法闭合,因为会咬到牙龈。接着喉咙也开始肿痛,无法吞咽,不要说喝水,我连口水都不能吞咽。晚上忍痛迷糊睡着,早上痛醒的时候口水把枕头都浸湿了。好容易熬过考试,我立刻回家要求吃点消炎药。妈妈又把我带去牙科,路上我几度试图逃跑都被抓住强制带去看牙医。

  看到医院时,我就开始心跳加速,每靠近口腔科一点就觉得更恐惧,到口腔科门外的时候已经开始颤抖,出冷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恐惧把我淹没,这次我依然对检查过程没有任何的记忆。医生给出的结论是牙龈肿痛由阻生智齿生长引起,下方双侧阻生智齿都必须拔,经过一次生长,向前倒伏的智齿已经顶到了邻牙的牙根,不尽早拔掉的话两颗牙都保不住。

  拔过智齿的朋友都告诉我拔牙不疼,疼的是打麻醉针。我做好心理建设,忐忑地开始治疗之后才知道,我太天真了。躺在治疗椅上,听到医生对护士说“给我拿个手术包,最复杂的那个”, 接着打麻药。我的心态一下子崩了,这跟补牙时打麻药经历的完全不一样,要更痛几十倍,因为医生换着地方扎了能有十几针。针在我的牙龈和面颊内侧像扭麻花一样拐来拐去,伴随着尖锐的刺痛,仿佛要打到天荒地老。

  麻醉终于起效了,医生切开牙龈露出倒伏的智齿,我虽然害怕但一切还都在预料之中。万万没想到,接下来医生拿出一个楔子嵌入牙槽骨和智齿之间,让护士抡锤用力敲。被砸的第一下我就懵了,虽然打过麻药的牙和牙龈不觉得痛,但我整个头都被砸得剧痛,脑子里嗡嗡作响。锤子猛击楔子,口腔内很小的受力点将力量放大了无数倍,脸陷入在治疗椅的枕头上,还能听到牙槽骨裂开噼啪作响的声音,我从来没有像这一次这般觉得离死亡这么近。而护士则开始吼:“你抖什么抖!你抖这么厉害我还怎么锤!”这时我才知道,无意识中我已经抖若筛糠了。

  护士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鬼,吞噬了我仅剩的勇气,这句话之后当天发生的事我全无记忆。不知道是出于自我保护机制的遗忘还是我被吓到失忆了,几个月后对侧智齿拔除的整件事都失忆了一般毫无印象。

  对牙科的恐惧,深入灵魂  

  拔过智齿以后,我常晚上做噩梦,梦到医生把我的牙一一敲碎,或是好端端的牙全掉了,或是全被我咬碎了。惊醒时感到绝望和恐惧,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先用舌头舔一遍牙,确认是否还在。我仔细地刷牙,却又不敢抬眼看镜子里自己的牙。每当路过牙科诊所时就心慌气短,头脑发晕,想上厕所。和别人聊到牙的时候,我又会像祥林嫂一样喋喋不休地反复讲述看牙被虐史。

  得到精神科医生的帮助后,我的焦虑稍微缓解了一些,但仍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连打电话咨询预约牙科的勇气都没有。医生给我开了抗焦虑的药,但并不能完治我的恐惧。医生告诉我,只有直面恐惧再去治疗一次牙,才能彻底不害怕,而这正是最困难的部分。直到今年年初,我遇到了很好的精神科医生和对治疗特殊患者很有经验的温柔牙医,在他们的合力帮助下,我终于战胜了恐惧。

  国内由于病人太多和医生观念问题,往往忽视对病人心理的呵护。我很想说这是情有可原的,医生也不容易,但是我做不到。留下心理创伤的是我,做噩梦的是我,活在恐惧中的是我。一些医生把疼痛和害怕归咎为病人胆小、忍耐力差,治疗粗暴,治好了牙却造成了心理伤害。我希望我书写下的作为一个牙科恐惧症患者的血泪史,能够呼吁大家重视口腔领域的心理问题,看不见的伤害也是伤害。

  医生点评:

  王蕾|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海淀院区口腔科主治医生,薄荷牙医签约医生

  从医数年,的确遇到很多患者初次就诊内心是害怕而紧张的,不仅是孩子,还有长大的我们。文中主人公的“遭遇”着实让作为医生的我同情且急迫。

  牙医恐惧症(dental phobia/ dental anxiety/dental fear)是一种病。极端的情况,他们紧张、焦虑、恐惧,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和行为,甚至心跳加快、血压异常、出汗、多语、肌肉紧张、面色苍白乃至晕厥。也有新闻报道过有人甚至因看过牙医后拒绝吃饭而活活饿死。

  治疗牙科恐惧不光要从心理方面,治疗上可以从最无创、无痛的检查开始,再到简单治疗、再到可能引起疼痛的治疗,一点点逐步深入适应。

  所以无论是对于大朋友还是小朋友,如果可以做到每年一次的口腔检查,可以避免很多可能引起疼痛的治疗。

  洗牙补牙拔牙都可以要求麻醉治疗,每个人的痛点不一样,保证治疗过程中的无痛化是很重要的,如果你对疼痛比较敏感,简单治疗也是可以要求打麻药的。甚至拔牙(难拔的智齿或小朋友拔牙),还可以选择在全身麻醉下治疗。

  还可以选择笑气用于麻醉,笑气用于有各种轻中度牙科恐惧症的牙病患者再适合不过了。可以消除或缓解恐惧,起到抗焦虑的作用,大人小孩都能用。遇到牙齿问题要第一时间处理,可以又舒适又省钱。

  牙医恐惧症医源性的原因,一方面由于公立医院的看诊节奏飞快,超负荷工作使得医生有时没有办法面面俱到照顾到患者情绪;另一方面我国的儿童牙科专科医生稀缺,全科医生不能根据儿童特有的心理特点做出很好的诊疗诱导。这些客观原因让人遗憾和惋惜。

  但是现在医生在诊疗中也越来越重视患者心理的呵护,尤其是正规牙科诊所,节奏的放慢与诊疗环境的改善对减少牙科恐惧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