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nan Technet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动态 > 文章正文

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拍卖不止于艺术品,甚至还有无线电频谱

发布时间:2020-10-13 11:30

  昨天,2020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全称为“瑞典中央银行纪念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了两位斯坦福大学的经济学家——保罗·R·米尔格罗姆(Paul R Milgrom)和罗伯特·B·威尔逊(Robert B Wilson),以表彰他们在博弈论拍卖理论领域中所做出的杰出贡献。

  也许你认为,拍卖仅存在于高大上的拍卖行里,只有古董艺术品才会被拍卖;可事实上,从我们每天浏览网站时弹出的广告、二手交易的网站,到捕鱼开矿所需的牌照、废气废水排放的配额……这些看似不相关的经济活动,其实都与拍卖有关。

  米尔格罗姆和威尔逊发展了“拍卖理论”,并发明了新的拍卖形式,使拍卖得以被运用到更广泛的经济活动中。

  从“私人价值”到“共同价值”

  拍卖是一种典型的博弈行为:尽管拍卖的结果可以用“价高者得”简单概括,但是难处在于,竞拍者能否获得拍品,不仅仅取决于自己的报价,也取决于对手的报价。为了理解复杂的拍卖规则和结果,研究者构建了拍卖理论。早期的拍卖理论默认,每个竞拍者对拍品的估值都是独立进行的,仅仅取决于竞拍者的私人因素——也就是“私人价值”(private value)。

  威尔逊发展了拍卖理论,并提出了拍品的“共同价值”(common value),这是拍品价值中对所有竞拍者相同的部分,比如拍卖矿产时,矿产储量对于所有竞拍者就是一致的。然而,竞拍者并不一定了解拍品的共同价值究竟有多少,只能基于已知信息进行猜测。通过模型推导,威尔逊证明,理性的竞拍者出价总会低于其猜测的共同价值,从而避免“赢者诅咒”(winner‘s curse)——也就是说,拍下拍品的人虽然获得拍品,但却因出价过高而付出了超过拍品价值的钱,从而遭受损失。

  然而,尽管商品的客观条件形成了共同价值,但同样的商品对于不同的竞拍者来说,价值依然是不同的。比如,虽然是同样的平台广告投放量,但广告内容不同,带货效果也不同;再比如,虽然有同样的矿产储量,但由于采掘技术、加工技术的不同,最终带来的收益也不同。米尔格罗姆进一步完善了拍卖理论,表明共同价值和私人价值共同决定了竞拍者的出价。同时,米尔格罗姆分析了不同拍卖规则对竞拍者的影响:相比于英式拍卖(竞价阶梯由低至高),荷兰式拍卖(减价式拍卖)更容易导致赢者诅咒。

  新的拍卖形式

  除了在拍卖理论上的贡献,米尔格罗姆和威尔逊还提出了新的拍卖形式,这同时增进了竞拍者、拍卖者和整体社会的利益。

  例如,为了解决美国的无线电频谱(radio frequencies)在不同通讯公司间的分配问题,他们发明了“同时多回合竞拍”(SMRA,Simultaneous Multiple Round Auction),允许竞拍者同时投标多个拍品。在此之前,商业游说和抽签分配都不能让通讯公司满意;1994 年,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FCC)第一次通过47回合的竞拍,成功发出了10张执照,并获得了 6.17 亿美元。此后,加拿大、英国、德国、瑞典、挪威等国家也相继通过 SMRA 拍卖的形式授权频谱。

  这些新的拍卖形式,证明了基础研究带来的发明创造可以服务于社会。

  两位获奖的经济学家

  保罗·米尔格罗姆,1948年出生于美国底特律,1979年获得斯坦福大学博士学位,目前是斯坦福大学雪莱和伦纳德·伊利人文和科学院教授。

  罗伯特·威尔逊,1937年出生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日内瓦,1963年获得哈佛大学工商管理学博士学位,目前是斯坦福大学运筹学亚当杰出教授兼荣誉退休教授;另外,他也是米尔格罗姆的博士生导师。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