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nan Technet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动态 > 文章正文

34万投资客不想做“玖菜”

发布时间:2020-10-12 19:30

  「核心提示」

  P2P的余雷还在继续,7月底开始,论坛、贴吧上,陆续有投资人发帖声称玖富回款逾期,投资人的回款焦虑从小范围的讨论,蔓延到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甚至有人带着孩子到玖富大厦附近扎帐篷,只为早日赎回本钱。

  作者|李飘

  来源|张洋

  “我是一名抗疫医生,现在还在一线工作, 我有好多钱投到玖富悟空理财产品里面取不出来……”

  9月23日,一名外科医生通过微博向玖富“亮剑”,直指平台兑付困难。

  几年以来,互联网金融本就雷声不断,如今疫情未除,而抗疫医生又踩雷了互联网金融。这条微博发出仅仅几个小时,评论和转发数量就双双破千,留言内容几乎一边倒,将矛头对准了玖富,就连玖富金融的代言人胡军也遭遇围攻。

  有投资人向豹变透露,从7月底开始,玖富金融旗下的两款P2P产品——悟空理财和玖富钱包就密集出现回款逾期现象,随着越来越多的投资人出来发声维权,玖富集团的问题也逐渐被放大开来。

  10月12日中午,玖富普惠公众号发布了一则声明称,经过系统升级后,回款提现功能将从即日起恢复使用,“封闭期满的订单,出借人可根据当初出借情况,实现分批次陆续回款。”

  玖富提到,“平台已引入持牌资产管理公司、金融机构等专业机构,采用多元方式,加快出借人回款额度以及效率”。

  焦虑的投资人,看到了一线希望。

  到玖富搭帐篷

  2020年7月底8月初,“玖富大厦一楼会议室、大厅,里里外外都是前来维权的人”,悟空理财投资人白艺(化名)向豹变透露。

  “甚至有人拖家带口专门从河南来访,在大厅里闹,”白艺说,“有老太太还有孩子,但是闹完就走了,因为没有用。”

  第一波维权潮过后,9月上旬,每天到玖富大厦维权的投资人依然有一二十个,其中少的有投了几万、十几万的,多的则投资数百万。投资人中,有小企业老板,北京本地小有闲钱的人,也有一般上班族,甚至不无金融从业者。

  悟空理财App页面显示,"月账户"的年化回报率在4%到8%;“季账户"年化回报率为5.5%至7.0%;"年账户"1年期的年化回报率为8%, 4年期的年化回报率可达10%。

  玖富给出的利率和市面上其他常规理财产品相比,十分诱人。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曾公开表示:“理财产品收益率超过6%就要打问号,超过8%很危险,超过10%就要做好损失全部本金的准备。”

  诱人的回报率帮助玖富吸引了大量客户,截至2020年7月,玖富官方披露的经营信息显示,平台借贷余额为319亿元,出借人数为34万余人。

  听闻玖富兑付出现困难,一些投资人也开始担忧平台会像其他P2P公司一样暴雷,便来到玖富大厦维权,试图让平台私兑。

  投资人透露,有人大老远从省外跑来,风风火火闹一场,走了;也有人锲而不舍,带上帐篷在园区扎根住下,或是干脆睡在玖富大厦一楼的会议室内——部分座位上此前还散落着常驻维权者晾晒的衣物。

  面对各地蜂拥而来的投资人,8月11日,玖富钱包在官方微信公众号发文称,“自2020年7月起,三大App升级整合,玖富钱包和悟空优选的网贷导流功能将进一步融合到玖富普惠”, “三车道变一车道”短时间内将可能出现降速现象。

  玖富公关相关人士告诉豹变”三大App合并“的原因,是相关部门要求“三降和逐步有序清退”。此外,玖富表示,目前平台的P2P相关业务都还在正常运营。

  9月初,豹变在玖富大厦探访时,玖富的工作人员对投资人的安抚工作,并未提三大App合并的问题,而是把原因归咎于“大环境”,疫情影响、国家监管等等。

  玖富曾说将在9月给出具体的解决方案,但9月18日,玖富又发布公告称玖富普惠的系统升级还在“最后阶段”,并“预计10月将发布新版玖富普惠App”,只字未提回款逾期的情况。

  豹变从玖富官方获悉,“新版玖富普惠App,即将在10月中旬完成合并”,但不知是否会如上一次一样,出现跳票的情况。

  “北大”精英盘不住

  很难相信,有上市公司作为背书的玖富也会有逾期的这一天。

  从创业背景来看,玖富几乎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创始人孙雷毕业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本科及EMBA,先后任职于高阳科技和民生银行总行,在金融行业经历不可谓不丰富。

  公司管理团队也大多贴有“北大”标签,如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兼CRO刘磊,联合创始人兼常务副总裁陈理行,高级副总裁兼CFO林彦军,集团副总裁兼CHO张冬成等都有北大背景。

  作为国内互联网金融的首批淘金者之一,玖富成立于2006年,在行业来讲算得上根基深厚,公司此前也一直将此作为“卖点”。但事实上,玖富直到2014年才切入P2P行业,此前业务还聚焦在金融O2O服务,也就是做金融线上平台和线下业务的链接。

  2014年9月,玖富旗下P2P产品悟空理财正式上线。此时风靡市场的余额宝年化收益率仅在4%左右,而悟空理财则在7%以上。如此诱人的收益率让这款产品首日交易额就突破100万元,三天用户数过万。

  2015年,玖富乘胜追击推出玖富钱包,其业务范围不仅涵盖租房分期、教育培训分期、3C分期、三农分期、婚恋分期,甚至校园金融在其业务范围内也。发布会现场,创始人孙雷踌躇满志:“跨界主要从大学生在校园的分期消费习惯培养开始,到租房、结婚、买房、买车……后续还会包括孩子的教育分期等。”

  短短几年,玖富开枝散叶,旗下已发展有十多家独立全资或控股子公司,拥有数字科技、数字账户、数字普惠、数字财富、数字国际五大业务板块。

  各业务板块下又有不同系列产品,包括玖富科技、玖富普惠、玖富钱包、玖富万卡、悟空理财、玖富证券(香港)、玖富财富(香港)等,并控股或参股了保险经纪、基金销售、银行、融资租赁等多个具有牌照资质的机构。

  产品矩阵很丰富,但玖富的收入构成却很简单——主要来源于贷款撮合服务费、贷后服务费与其他收入三部分,其中贷款撮合服务费又占据绝对大头。

  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玖富集团的净收入分别为67.42亿元、55.57亿元和44.24亿元,贷款撮合服务费营收占比分别达到93.1%、89.3%和78.6%。

  可以说正是这项营收撑起了玖富的金融大厦。

  但是,和这项营收密切相关的另一个指标——活跃借款人数近来却不太乐观。财报显示,玖富2019年第四季度活跃借款人数仅为100万人,与第三季度的140万人相比,单季活跃借款人数减少了40万。

  借款人在减少的同时,玖富的获客难度却在增加。

  年报显示,玖富在2019年的销售及市场推广费用为23.43亿,同比大增34.2%;催收服务支出从2018年的4.448亿元增长至11.375亿元,同比增长155.7%。两项数据的增幅均远高于贷款撮合量20.9%的增长。

  面对坏账率高企,P2P平台的催收手段十分有限,除了电话催收,再不然就是上报央行征信,除此再无其他催收方法。

  市场上P2P平台的频繁暴雷更让部分借款人抱有“免还”的侥幸心理,还款意愿进一步降低。有投资人了解到,在前来玖富大厦维权的诸多投资人中间,其中就不乏前来打探消息想要浑水摸鱼的借款人。

  进来的钱少了,出去的钱又拿不回来。

  而且,根据玖富今年的业绩展望,其贷款撮合量还在急剧减少,预计今年第一季度的贷款撮合量为23亿元,第二季度还将继续减少,预计只有10亿元至12亿元。而在2019年第四季度时,玖富的贷款撮合量还高达143亿元。

  曾经辉煌的玖富金融帝国蒙上了一层危险的阴影。

  人保不再背书

  经济环境下行、疫情、出借人减少以及逾期规模的上升,使得玖富这场资本游戏几乎来到了“玩脱”边缘。

  这场“信任危机”看起来是由多重偶然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但其实也并非没有预兆。

  今年上半年,玖富和人保突如其来的官司纠纷就是一大信号。2019年第四季度,玖富出现巨亏,其主要原因是撮合贷款服务收入的减少。这项收入在2019年第四季度只有8800万元,同比下滑90.5%。

  一向稳健的玖富为何突然出现断崖式下跌?和玖富的合作方中国人保未支付高达22亿元的服务费直接有关。

  这22亿元中,约14亿元未付服务费,玖富将其记账为应收账款;剩余8亿元未付服务费由于未达到收入确认标准,公司尚未确认。

  关于这笔服务费,双方的争议的焦点在于合作中的“履约险”合同。

  约从2016年开始,个人融资性的信用保证保险(履约险)便率先在P2P领域出现,此后逐渐引入消费金融。在借款人未能正常履约还款时,保险公司则按照约定对现金贷平台的资金方进行赔付。

  这样的做法一方面能将现金贷平台的坏账风险转移到保险公司,另一方面,保险公司通过为信用保证保险业务设置“反担保“措施,也能为自己规避风险。

  剧本上写的是“双赢”,但节目实际上演却出了岔子。

  2018年3月,人保财险和玖富就履约保证保险展开合作,但仅仅一年便提前终止了合作。2019年,人保财险的信用保证保险承保亏损高达28.84亿元。市场有传言称,人保该项业务巨亏就是因为在玖富身上栽了跟头。玖富对此没有明确回应。

  对于玖富而言,通过与保险公司合作,对平台本身来说是一层保险,是一种增信措施,能够让平台对接更多资金端,打开资金渠道。玖富投资人占比中,机构资金大幅提高也和保险公司的背书不无关系。

  23亿元资金,对于财大气粗的人保来影响有限,仅占其净资产的1.3%,但对于以助贷为生的玖富来说,却关乎身家性命。和人保撕破脸,是万不得已的下策。

  因此,一旦和人保对簿公堂,也意味着玖富很可能失去“履约险”的保障,以后玖富想要纳入机构资金将更加困难。

  屋漏偏逢连夜雨的玖富,又失去了一个重要支撑。

  结语

  P2P雷声滚滚,头部平台接连倒下。然而雷声再响,只要雷不真的劈到自己头上,面对高额利息的诱惑,依然有不少投资人选择铤而走险。

  甚至在逾期发生后,许多投资人还保留着这样的矛盾心理——既想闹一场,让平台把钱私兑退回来(当然不可能),又怕闹得太大,立案侦查或是最后AMC(资产管理公司)进场打折收割。

  在部分投资人看来,最好的结果就是保护好这个将破不破的泡沫,等新人进来接盘。但眼看私兑无望、接盘侠迟迟不来,矛盾随之升级。

  今年8月,玖富进行了两次股东和注册资本的变更。孙雷和肖常兴先是在26日从4个股东中退出,公司注册资本也缩水43.2%,减少到1.1亿元;随后的28日,孙雷和肖常兴将之前退出的股份转移进两家合伙企业,重回股东行列,玖富注册资本也回到2亿元。企查查显示,两家合伙企业的成立时间均在今年8月18日。

  从自然人股东到有限合伙企业股东,玖富似乎正在为自己铺垫后路。

  至于34万投资人,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办。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