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nan Technet

当前位置:百事3 > 科技动态 > 文章正文

被爱情冲晕了头?| 大脑在坠入爱河时发生了什么

发布时间:2020-10-11 12:30

  我们对巧克力的爱和对恋人的爱本质是一样的吗?还是说,不同的爱由不同的大脑区域控制?

  2015年,人类学家海伦·费雪(Helen Fisher)在《鹦鹉螺》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约炮(Casual Sex)可能会改善美国的婚姻》的文章。从那以后,我们采访了她很多次,急切地想听听她对婚恋问题的看法。1992年,费雪凭借《爱的解剖》(Anatomy of love)一书名声大噪,该书追溯了从史前到如今神经科学时代爱情的演化过程。她还写过其他书,像是《为什么是他? 为什么是她?》(Why him? Why her?),都受到了极大的关注。现在,她已经成为金赛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和Match.com 的首席科学顾问。

  费雪的研究在关于爱与性的领域中颇具地位。她从生物学和神经科学的角度解读爱的本质,观点新颖独特,常常带给我们不小的冲击。以下,是费雪在采访中告知我们的信息,让我们一起来听听她是如何理解爱和性的。

  爱情的脑科学

  我们扫描了100多名处于热恋中的人的大脑。我们注意到,那些坠入爱河不久的人(8个月内),他们大脑中与强烈的浪漫爱情感觉相关的区域活动频繁;而那些热恋时间较长的人(8到17个月),大脑中与深度依恋感相关的区域表现出了额外的活动。这告诉我们,大脑很容易坠入爱河,但深深依恋感的产生需要时间。浪漫的爱情就像一只熟睡的猫,随时都可以被唤醒。但是依恋,那种对另一个人的巨大的、深沉的、刻骨的爱的感觉,需要时间。

  这在科学界一直颇具争议:“这种爱上了的感觉都是由同一个生理机制管控吗?我对巧克力的爱和对恋人的爱本质是一样的,只是对象不同罢了。还是说,不同的爱由不同的大脑区域控制?”其实两者皆有。

  在某些情况下,你的大脑会根据你的文化背景来解释某种反应,这是一般的大脑反应。而在其他情况下,就跟文化背景无关了,而是达尔文式的运作模式:因某些极其特殊的原因,大脑某个特定的部位联合基本的神经结构形成一个非常个性化的系统,对特定的刺激做出特定的反应。

  我们曾做过一个对癫痫病人的研究,十分神奇。这些病人开过颅,每次电极刺激他们大脑中尾状核 (Caudate Nucleuses,参与管控人的“欲望”)的某个区域,病人就会转过身来,说他“爱上了这位医生”。因此,我们推测有一些特定的大脑区域似乎与特定的情感直接相关,比如镜像神经元(Mirror Neurons)同理心有关;大脑的某些区域与社会从众性、数学能力有关。

  轻承诺(Commitment lite)

  人类进化出了三种不同的大脑系统来进行交配和繁殖:性冲动、爱情和依恋之情。一般来说,人们会先爱上一个人,然后慢慢地建立起深厚的感情。但也有可能,你在工作中碰到一些人,你尊重他们、觉得他们很幽默,并开始对他们产生深深的依恋感,但你没有爱上他们,可能你或者对方有着相爱的伴侣或已经结婚。可日子一长,你们都变成了单身状态,而且深深的依恋感依旧长期保持着,那么管控爱情的大脑回路就可能会被突然触发,继而你们疯狂地坠入爱河。

  深度依恋自然而然、一点一滴地发生的。人类的一个独特之处就在于会为了抚育后代而与伴侣结成稳定的“配对关系”。97% 的哺乳动物不会靠配对来抚养后代,但人类会。一个结婚 50 多年的女性朋友告诉我,有时候她会讨厌她的丈夫,但是心里还是一直爱着他,这种爱实际上就是依恋感。经过长时间的相处,对另一个人的依恋是很容易出现的。

  我很喜欢“轻承诺”这个词。责任是一点一点变重的,而其美妙之处就在于,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节奏。我们可以用我们自己的方式、我们自己的节奏去塑造关系、表达爱意、做出选择。依恋感也有不同的产生方式,有的人在几天之内就会产生浓浓的依恋,有的人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

  我不认为性是把人们维系在一起的主要原因。伴侣关系中除了性,还有更多的东西。很多人都跟我说过,他们的前任比他们现在的丈夫更好,但从来没有人像他们的丈夫一样风趣、聪明、善良、疼爱妻儿、同甘共苦。维持一段感情有很多原因。性对某些人来说可能很重要,而对另一些人来说则不那么重要。

  少儿不宜

  性是非常强大的。当你高潮时,大脑的很大一部分会完全停止运转,12 条脑神经中的 5 条会被立即激活,与深度依恋感觉有关的催产素和后叶加压素会大量分泌。在灵肉交融的同时,你的大脑会接受大量的信息,画面、声音、气味、触觉等等,对生殖器的任何刺激都可能触发多巴胺的活动,将你推进爱的浪潮。

  性是繁殖后代、延续生命的方式,但它同时也会带来爱情和依赖感。即使你不想生孩子,性行为也会发生。性是很久很久以前就进化出来的大脑原始系统,只要我们作为物种继续存在着,它就会一直伴随我们。这就像吃肉一样,只是人类最原始的本能,是我们在这个星球上生存下去的必要因素。它已经深深地扎根在我们的大脑里,永远不会改变。

  除了生孩子,性对眼睛、皮肤、肌肉、呼吸都有好处,还能让你放松,帮助你控制膀胱,还是一种很好的抗抑郁药。精液中含有许多化学物质,包括多巴胺、血清素、睾酮、雌激素、促卵泡激素和促黄体生成素等各种能保持身体健康的物质,所以和对的人做爱是有益的。

  性也是危险的

  在床上,你能了解一个人的很多方面,不止是形状和大小,还有味觉、听触觉和视觉。你可以了解到他们有多灵活,他们是否能改变一些习惯来引起你注意、是否渴望取悦你、是否能倾听、是否能回应你的需求。很多人为了尽快了解一个人而发生了一夜情,又在他们变得过于依恋对方之前发现这个人并不适合他们。但是当你和一个你不喜欢、不尊重、不信任的人发生一夜情,也会触发关于爱情的大脑回路,从而爱上错的人。

  性生活的危险之处在于在性生活中消耗的能量是很多的。你紧贴着对方,而对方有可能从背后捅你一刀。另一个危险的地方,就是你可能会坠入爱河。我的一个朋友,贾斯汀·加西亚博士(Justin Garcia)做了一个关于一夜情和勾搭的研究。他问了很多人为什么要这样做,51% 的男性和女性都说因为他们想更好地了解那个人,所以说随意性行为其实并不随意,一夜情在一夜过后也不会结束。当然,我也理解一些年轻的男孩完全有可能只是为了性。但我认为随着年龄的增长,你会意识到性爱是很费时费力的。

  人以群分

  我们已经进化出四种与多巴胺、血清素、睾丸激素和雌激素系统相关的思维和行为方式:探索者、建设者、主管者、谈判者。我们发现,人们更容易被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相同的人所吸引。

  探险者——多巴胺水平高的人,倾向于追求新奇,他们冒险、好奇、有创造力、精力充沛、思维灵活。建设者——血清素水平高的人,是传统和保守的,他们遵守规则,尊重权威,喜欢时间表和计划,更可能有宗教信仰。我们发现,大脑中有一个与社会规范一致性相关的小区域,而是否遵循社会规范是血清素系统控制的主要特征。而主管者和谈判者则分别由雄性激素和雌激素相关的特征表达。

  雄性激素高的人,大脑中与分析思维和数学思维有关的区域更加活跃,而且这些区域也会受到胎儿睾丸激素的影响。那些雌激素高的人,其镜像神经元和其他主要由雌激素构成的大脑区域表现得更加活跃,会表现出较高的同理心。

  生物学无处不在

  大脑非常灵活。我一直相信,我们对自己的生理机能了解得越多,我们就越认识到改变行为的力量。有些人天生容易酗酒但没有酒精上瘾,有些人天生容易肥胖但控制住了体重,有些人天生较为懒惰,但却也坚持努力工作。还有些行为是和生物无关的。如果你在一个信仰基督教的家庭里长大,你也很可能成为基督教徒,我觉得这跟生物学没有太大关系。不过也可以这样说,你信哪个教与文化有关,而你信不信教则可能与生物有关。

  任何事都与生物学有关。你做饭,有跟做饭相关的生物基础;你听到笑话后哈哈大笑,可以用生物反应来解释;你灵光一闪想出个新点子,也有生物机制在运作。打个比方,你能在没有车的情况下开车上路吗?肯定不能。大脑和生物机制就是车,有了车,你才能上路。

  即使我们可以从不同的大脑通路得到相同的结果,做出相同的行为,但无论如何,最基础的生物学原理和机制是一致的。我们吃了同样的食物,服用了同样的药物,就会有同样的反应。我们归根结底是同一物种,大脑中有很多东西都以相对标准的方式工作。我们正在研究这些标准和那些例外的情况。但我们都有着同样的血统——很久以前,你我都在非洲围坐在营火旁,直到有一天一部分人决定跟着野牛向北走,然后他们移居到了北欧,而另一些朋友留在了非洲,或留在了其他地方。所以作为人类,我们本质上还是一样的,生物学所揭示的,往往更靠近真相。

百事3注册平台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