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nan Technet

当前位置:百事3 > 科技动态 > 文章正文

错过了BAT的上海 这次没错过“新BAT”

发布时间:2020-10-10 21:30

  作者/IT时报记者孙妍

  1、上海没有诞生BAT(百度、阿里、腾讯),又错过了TMD(今日头条、美团、滴滴),但没有错过“新BAT”。

  2、“新BAT”是谁?答案是哔哩哔哩(bilibili)、蚂蚁集团(Ant Group)和商汤(SenseTime)。

  3、曾有人安慰上海,纽约也没有诞生硅谷,没什么可惜的。最新排名出炉,上海国际金融中心排名首次跻身全球前三,科创中心基本框架建成时间点就在今年,看来,上海既想超越纽约,又想诞生硅谷。

  100年前一个普通的上午,一位年轻男子走进上海商业储蓄银行的大门,拿出100元,要求开100个账户,银行柜员竟然还笑容满面地为其办好所有手续。原来就在几天前,这家刚开业的小银行推出了“一元开户”服务项目。

  同行故意刁难却成了一次活广告,这一天,上海银行家们不约而同地翻出几天前的《申报》,细细研读那篇豆腐块大小的开业新闻,“我国实业今在幼稚时代,欲培植之启发之,必先当有完善之金融机关。”时任上海商业储蓄银行行长陈光甫在致辞中说道。

  被称为“中国摩根”的陈光甫在“十里洋场”叱咤风云,缔造了近现代无数个商业奇迹,但他应该没有料到,100年后,人们将零花钱存在余额宝等产品中生利息,在路边摊买个包子,手机扫一扫就能直接从余额宝里扣钱。

  1990年,上海滩开始谋划成立一家证券交易所,刚开始他们想要模仿成熟交易所的人工报价方式,但出错率极高,最后决定启用计算机。开业前一晚,还发生了“老法师”与计算机的对决,最后发现是“老法师”算错了。

  这是上海滩上一场经典的人机对战,也是金融和科技的第一次碰撞。

  命运更神奇的交汇在于,推出余额宝这个产品的公司——蚂蚁集团,即将在上海科创板上市,创下全球最大规模IPO的纪录,为科创板打了一次活广告。

  同一时间,上海首次跻身全球金融中心前三,仅次于纽约、伦敦。

  为什么上海没有诞生BAT(百度、阿里、腾讯),又错过了TMD(今日头条、美团、滴滴)?

  这一诘问在“万众创业、大众创新”时期达到高潮。有人安慰,纽约也没有产生硅谷,没什么可惜的。

  如今再次发问,依然不可惜,却发现,上海不只想当纽约,更想诞生硅谷。

  01

  上海是“冒险家乐园”

  也是新BAT的未来

  “新BAT”是谁?答案是哔哩哔哩(bilibili)、蚂蚁集团(Ant Group)和商汤(SenseTime)。

  当然,将这三家企业称为“新BAT”,并不是因为这三家企业的体量对等,毕竟上市在即的蚂蚁市值有望突破2000亿美元,而哔哩哔哩当前市值只有145亿美元,商汤的估值是否能超百亿美元还未成定数,竟已问鼎全球AI独角兽首位。

  但这三家根植于上海的企业却代表着未来。

  哔哩哔哩代表的是后浪拱起的文化浪潮,是海派文化在国际化势能下融汇出的新冒险家文化。

  蚂蚁代表的是上海冲击国际金融中心的核心竞争力——金融科技。

  商汤代表的是上海在科创领域找准的赛道——AI。

  就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演那场经典人机对战的同一年,一位中国年轻人汤晓鸥远渡重洋,在美国第一次接触到了人脸识别,他来到当时计算机视觉的最高殿堂——麻省理工学院深造,研究的是海底机器人,用声纳和视觉相机来探索海底世界。在他加入之前不久,这个实验室刚发现了泰坦尼克号。

  10年后的秋天,上海天才少年徐立只身来到香港中文大学,这所高校被称为计算机视觉界的黄埔军校。很快,他成了汤晓鸥的得意门生。两人在实验室里相遇,也从这里培育出了商汤这只AI独角兽。

  徐立离开上海的这一年,哔哩哔哩正式成立,办公地点还没从杭州一间租来的民房搬到上海的黄金地带。

  哔哩哔哩创始人徐逸和CEO陈睿,也上演了伯牙与子期的故事,用陈睿高中同桌、搜狗创始人王小川的话来说,陈睿从小生活条件不差,其爱好与当今的后浪们相近。所以,陈睿才能成为徐逸和后浪们的知音。

  哔哩哔哩、蚂蚁集团和商汤这三家公司交汇在上海,背后是网络和资本的速度,政策与人才的故事。

  02

  上海不相信故事

  只相信速度

  为什么上海没有诞生BAT,又错过了TMD?

  2015年,正值“万众创业、大众创新”高潮,以百亿美元的估值划一条线,过线的互联网企业,都与上海无缘。

  《IT时报》对上海互联网创业公司进行了一番全景式观察,老牌互联网企业携程的模式还很重,将更多精力花在旅游出行的服务打通上,自称是“钢筋水泥+鼠标”。诞生于生活服务类O2O浪潮的饿了么还在努力长大。

  大家把“下一个BAT”押注在互联网金融行业里。

  很多人认为上海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沉沦了,很多人从基因里剖析了原因,归结于上海过于保守。

  “上海不适合创业,但适合创新,基于底层核心技术的创新”。在上海土生土长的科技评论员魏武挥认为,上海的创业土壤与其他城市不同,城市服务过于发达,所以在以O2O为重要驱动的移动互联网创业潮中,没有收获太多机会。

  讲故事,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了初创企业吸引投资的伎俩。但是,上海不相信故事,只信奉实干和速度。

  上海速度体现在哪里?

  从拨号上网的9.6K到“三千兆”,快了10万多倍,上海金融重镇浦东只花了30年。

  从千兆第一城到双千兆第一城,上海只花了一年。

  今年,上海再次加速,5G建设“三年任务两年完成”,截至7月底,上海市已累计建设5G室外基站超2.5万个,5G室内小站超3.1万个,实现了中心城区和郊区重点区域室外的5G网络连续覆盖。

  1993年,中国第一条海底国际光缆从上海登陆,从此中国“连接”上了世界。如今,上海速度已经成为世界速度。

  不曾想到,4G时代诞生了蚂蚁这样的金融科技巨无霸,那么5G时代是否能释放更多可能性?行业里有句话说,5G落地,先看产业互联网。这意味着,互联网下半场是由虚向实的科技革命。

  上海有实业的基础,但不论是撬动实业的技术创新,还是芯片等核心技术的研发,都需要大量资金的投入。

  从科创板1.0版本战略新兴板的规划发布,到科创板的正式推出,只花了四年。

  2019年3月,科创板注册制正式开闸,投入大、掌握核心技术的中国科技创业企业迎来最大利好,对后期烧钱的工业互联网来说,这也非常关键。同时,风投也有了退出渠道,打消了长期投资的顾虑。

  科创板的上市门槛比纳斯达克、港股更高。打个比喻,对创新型企业来说,纳斯达克和香港市场更像是孵化期的天使投资人,而科创板则像是加速期的VC,倾向于吸纳已过初创期、正在成长期的企业。

  截至7月21日,科创板市值超过千亿元的6家企业中,上海占了4家,分别是中芯国际、中微公司、澜起科技和沪硅产业。

  上海不仅独占鳌头,还辐射长三角产业集群。科创板中势头最猛的要属G60科创走廊,九个城市共计受理科创板企业84家,已发行上市38家,约占全国的五分之一。

  蚂蚁,实为大象,有望在科创板创下全球最大规模的IPO,这对科创板的意义重大。德勤预计,今年将有140-170家企业登陆科创板,融资规模或超4000亿元,有望创A股IPO十年之最。

  科创板,无疑是上海科创中心和金融科技中心的推进器。

  03

  上海既想当纽约

  也想诞生硅谷

  航海贸易成就了伦敦,华尔街的资本成就了纽约,驱动上海成为下一个世界金融中心的会是什么?科技将会是上海金融之路的第一驱动力。

  近日,英国权威智库发布最新全球金融中心排名,上海国际金融中心排名首次跻身全球前三,与纽约、伦敦一起,成国际金融中心前三甲。

  那么,下一个硅谷也会诞生在上海吗?

  上海向来都是务实派,战略说到做到的强力执行派。这些年,上海逐渐走出了自己科技之路,归纳为一大基础、两大中心和两大核心。

  5G等新基建是一大基础,科创中心和国际金融中心是其两大中心,与两大中心对应的核心赛道是AI和金融科技。

  2015年,上海提出要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在“科创22条”中提出了“两步走”规划:2020年前形成科创中心基本框架体系,到2030年形成科创中心城市的核心功能,并在行政审批、企业税收、科创企业上市、人才落户等方面提出了明确措施。

  “对获得一定规模风险投资的创业人才及其核心团队,予以直接落户引进,”对人才落户政策的放宽,让上海创业聚集了一些江湖气息。“允许高校和科研所成果转化收益归属研发团队所得比例不低于70%,”中科院计算机上海分所所长孔华威认为,这个数字的突破实为难得,真正激活了产学研。

  要知道,华东地区超过一半的知名高校坐落在上海。事实上,这一政策确为之后AI企业落户上海奠定了基础,很多AI企业都脱身于实验室。

  “我见过的风投95%都在北京,落在上海,意味着拿着更少的投资,付出更多的人工成本。”正在摇摆中的费浙平,被“科创22条”展现的前景打消了犹豫。他最终决定将自己的3D视觉传感器初创企业落在了上海张江。

  第二年,上海“人才新政30条”再次降低了落户的门槛,筑巢引凤。张江员工可申请临港“半价房”,众创空间创业人才可直接落户,高校老师“变身”企业家,一个接一个的政策红利向费浙平们传来。

  至2019年年末,上海全市常住人口总数为2428.14万人,外来常住人口977.71万人,外来人口比例高达40%。

  另有数据显示,国内前十个金融行业净流入人才量最多的是上海和北京。由此可见,金融、科技及其符合人才首选工作地为上海。

  这组数据足以佐证上海生态和政策对人才的虹吸效应,今年,上海落户政策再次向四所沪上985高校应届毕业生开放。

  今年,是上海科创中心建设的第一个既定目标达成之时,搭好大框架,也是建成国家人工智能发展高地之时。

  上海能否诞生下一个硅谷,人是最重要的因素。

百事3注册平台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