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nan Technet

当前位置:主页 > 创业资讯 > 文章正文

IBM分拆:巨头的妥协与绥靖_服务

发布时间:2020-10-14 11:00

王如晨/文

IBM分拆:巨头的妥协与绥靖_服务

仅经历一日逾5%涨幅,接着便回调,已连续两日下跌了。这是前两天巨头IBM分拆背景下的股价动向。显然,并未获持续追捧。

此外,美国科技板块前几天已有一波上扬,缺乏更多实质利好前提下,没啥动力也自然。

相比而言,上述第二层更值得关注。它能反映外界对IBM分拆、变革、增长的价值判断。

20多年前,业外空降而来的郭士纳,主持改造了IBM,驱动巨头从硬件走向解决方案及服务,堪称神奇,亦成就了商学院经典。此刻,CEO是否能够创下新一幕呢?

我们认为,此次所谓分拆,表面虽合乎逻辑,但内涵却有大差,充满心机、妥协与绥靖。而且,一切发生在并不乐观的周期,加上许多积重难返因素,巨头动作仍带有许多不明。

要知道,这类变革,最大挑战不是技术,而是组织与文化层面。它对抗的更多是官僚主义、为股东负责的立场、长期积重难返的模式与流程。

先看看官宣中的分拆策略到底传递了什么。

CEO Arvind Krishna公布了计划。巨头决定将全球信息科技服务部(GTS)中的基础架构管理服务独立出去,成立一家新公司,名称暂为NewCo。它将侧重某些客户战略外包和系统托管,覆盖全球115个国家/地区4600家公司;剩余的IBM主体,将专注于混合云平台和AI。

IBM分拆:巨头的妥协与绥靖_服务

整个公司组织架构似乎一下清晰许多,特别有利于资本市场重估价值。“拆分”、“变革”、“混合云平台和AI”刺激一日大涨,确实有面子。

你知道,IT系统上线后,客户经常调整、局部升级。通常涉及安全、存储、网络、系统维护等等。这类活成熟、标准,几乎都能量化、预测。企业既可设立独立部门从事,也可以外包。多年来,巨头累积了大量客户,多且广泛,早年能赚不少,但后来更多只是带来现金流价值,不但毛利低,连纳入“服务”范畴都有些搞。当外部独立云计算巨头出现,许多客户也不愿意让它这样折腾。它更像是管理性质的服务。

IBM听上去高大上,这部分人力其实多属中低端IT技术员工。NewCo统筹的部分,全球9万人,占IBM总员工25%左右,而其中1/3分布在印度。这两天,IBM印度分支员工正担心丢饭碗呢,明白了吧。2021年底之前之后,故事、话题恐怕还很多呢。

尽管CEO渲染NewCO几千家客户、年度营收190亿美元、规模如何超越后面两大对手,在夸克看来,这类业务实在早就该分拆出去,而不应掩盖在郭士纳变革之后多年还被持续美化的“服务”范畴。“服务”之于IBM,过去是变革的方向,今天像是负累甚至累赘。

哪里瘦什么了?服务器之类都还在,传统IT基础架构的要素与链条依旧完整。剥离出去的部分属于“服务”范畴,而不是硬件、终端、软件及系统、网络业务本身不要了。

崇尚“大就是美”的巨头IBM,依旧大而全。

尽管CEO定义的新主体聚焦在混合云平台和AI,冲刺数字化,但IBM许多传统业务依在。而它与NewCO,即便2021年之后,也将很难真正切割,真正成为两个彻底独立、不被关联交易纠缠的公司。

因为,在CEO眼中,它们互为“客户”。而且,他多次强调,在大型主机、服务、中间件(middleware)三大平台之外,混合云将成为第四大平台。

若真正独立分拆,IBM的走向,其实带有革自己命的味道。新的IBM主体,未来甚至也必须走向“去IOE”、兼容更多基础架构的路径。但此次的所谓分拆,只是将部分服务独立,依赖感根本没消除多少。

我们认为,这妥协背后,有连续多个财年主业增长放缓的压力,有疫情期压力,有资本市场的压力。

你看看IBM的市值:1132.9亿美元。

IBM分拆:巨头的妥协与绥靖_服务

:Adobe 2450亿,Saleforce 2430亿,都是2倍以上;连小不点ServiceNow,都976亿,逼近它了。要知道,IBM收入约为Salesforce的4倍、ServiceNow的18倍。

IBM分拆:巨头的妥协与绥靖_服务

当然有一类,IBM倒是可以睥睨的,比如戴尔、惠普们……

尽管IBM云业务收入上季增长了大约30%,但整个市场似乎并不认同这家老牌巨头能够走出老迈。

我极认同CEO Krishna说的一句,IBM有其他竞争对手无法比拟的东西,“很少有公司能够像IBM一样通过技术改变社会结构的信任,信誉,累积智慧”。

尽管IBM市值落后,但巨头规模与品质依在。有这家公司在,整个市场依然有一种稳健的气质。

但巨头必须明白,它的业务结构、服务逻辑、创新力、组织架构、领导力、文化层面一定出现了问题。如果不持续改变,它累积的信任、信誉、给市场灌注的稳健气质都会成为整个行业创新的阻力。

事实上,所谓“去IOE”,不是要干掉IBM、甲骨文、EMC三家公司本身,而是要打破三家公司代表的传统IT基础架构。单看它们各自的产品与技术,依旧都有非常强大的一面。独立看它们,它们不是行业的敌人。IBM依旧拥有巨大的参与能力与参与空间,只是要看它后续的改变。

若说数字化变革与驱动力,今天的IBM依旧拥有不可替代的价值。尤其是它沉淀几十年的行业服务经验、咨询服务能力、工程化能力。这里面有数据的魅力。

在我看来,这是IBM AI、完整的软硬件解决方案、全球最多专利之外真正的竞争力。

几年来,尽管IBM没有吃到云服务多少蛋糕,但是每年,它发布的数字化趋势报告、价值判断力依旧引领行业。

这也是CEO强调混合云的核心基点。因为,很多关键行业,包括政府等机构,它们的云化进程、数字化变革,更近混合云的形态。IBM依旧拥有外界无可逾越的部分。

但是,拥有前瞻趋势判断的巨头,它自身的大半个身体,却依然在传统IT基础架构中。

人们说,微软、亚马逊打败了IBM,其实它最大的敌人是自己。这个被视为传统架构符号的巨头,如果不能颠覆自身,重构自身全部要素与价值链,即便未来几年能吃到混合云部分蛋糕,也始终会受困于自身建立的牢笼。

若停留在今日分拆局面,即便2021年两个单元顺畅独立,也难以改变IBM的印象,它并没有真正解决问题。只不过是借助一块被动业务的剥离来渲染混合云与AI的方向罢了。方向再合理,也要看具体路径与结构性的变化。

有人说,IBM完全可以套用微软策略,将传统服务成功地迁移到云,建立新的模式。逻辑上当然可以,但IBM跟微软不一样,它有硬件、终端甚至核心部件架构的业务形态。它是传统IT架构的基础层面,束缚着巨头的跃迁。

彻底放弃硬件,那几乎不可能。也等于说瓦解了IBM混合云与AI布局的基础,它的生态基础都要重建。

巨头面临的挑战,确实要比微软、亚马逊、阿里、英特尔这类要沉重得多。

分拆话题上,不是没有人预言IBM未来两年可能会继续分拆以致规模变小。巨头会甘心变小么,即便内在体质转好的情况下?

多年来,IBM理念站在前沿,身体一直在后面。

即便今天,也有许多细节、信号,能够感受到它的阵痛,尤其是内在文化与组织的博弈。

先看一个细节。5月份,IBM Think 2020大会上(线上),当外界传言公司可能分拆时,刚履新一个月的CEOKrishna说,这是谣言,自己不会考虑分拆,并且会进行并购。

然后5个月后的此刻,当他正式宣布后,即便部分美国媒体,也用了“突发”一词。

它说明,即便上任的一刻,Krishna都未必真能左右公司的战略走向。

这不是否认他的能力与履历,也决不否认他本人看到的方向。事实上,他在IBM 几十年的任职与功勋,极为吻合此刻巨头的变革要求。但就算这样的“一号位”,前后5个月表达出现如此反差,怎么可能完全正常呢?

我个人判断,几个月来,Krishna与董事会及投资人之间一定发生了博弈。不是整体方向问题,而是节奏与步子大小的问题。

他起初强调了收购。这种动作确实有利于快速催大云服务,吻合概念。但标的难选,这充满不确定性,疫情期,业务增长有限,就需要制造概念,而且必须相对明晰。所谓“分拆”就特适合了。这里面有节奏。

事实上,越是愿景与方向,越会趋同。企业、企业家不可能天天定什么“战略”,看到某种目标,形成价值判断,其实反而最容易,但是如何实现、工具、方法、路径、策略、组织力,才最关键。

它会触动巨头过往的地盘利益,会触动很多人的饭碗。如果节奏紊乱,还会让许多投资人吃苦头。

另一个细节也很搞。CEO说,新公司NewCO竟然要到2021年底才可能成立。如此重大的变革动向,一块传统业务的新出路探索,竟然要耗去1年,真正的压力会是商业逻辑层面么,会是技术面么?

它一定涉及到技术面、商业逻辑面,但我是真不信真正的症结在这类层面。它们一定是在组织与文化、面对投资人的勇气层面。

过去多年,Krishna通过实力验证了自身是一个出色的领导者,履历完全匹配此刻的要素,他官宣的那封信,如此生动、稳健,但他浸润IBM太久,文化特质反而可能会影响他与团队的决断与行动。

当年的郭士纳,是一个从美国运通空降来的“一号位”,若说变革成效为何大,除了能力,可能有外来者没有太大包袱的原因。

我想,这一刻,Krishna公布的节奏还是太慢了。当然现有的方案,未必出于他个人本意。

所以,在这个层面上,Krishna公布的所谓分拆动向,带给我的感受,信号就比较复杂、丰富了。

我的判断是,NewCO之所以明年年底前才可能独立,除了债务归属问题,很可能事关接下来它自身更细微的出路,甚至包括进一步开放与出脱。谁敢保证此刻IBM没在跟外界谈判呢。

老实说,Krishna描绘的混合云、AI,以及所谓第四大平台的目标,目前还有太多模糊处,与阿里、微软、亚马逊们比,结构远不够清晰。

而未来IBM与NewCO之间,势必也会发生奇妙的博弈。后续,NewCO甚至不排除成为IBM工具化的上市公司单元,包括今日束缚它转型的资产整合,成为吸引资本市场的盘子。最后在透支掉NewCO的价值后,保不准进一步出脱,那时巨头的转型应该能走出妥协与绥靖,步入正轨吧。

刚才我们也说了,IBM面临的挑战之复杂,高于几年前的微软与亚马逊等巨头。它的独立一体的体系实在太久了。IBM几乎是全球延续至今价值链最为完整的一家巨头了。它几乎可以代表一个产业的全部。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