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nan Technet

当前位置:主页 > 创业资讯 > 文章正文

赔525万,常程跳槽小米背后:隐秘的竞业协议,危机四伏?_联想

发布时间:2020-10-10 22:30

联想原副总裁常程跳槽小米一事,可谓一波三折。

据21世纪经济报道10月10日早间报道,有联想内部人士透露,围绕此前常程跳槽小米一事,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已作出裁决,常程将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并将因违反竞业限制支付违约金525.2821万元,并返还联想此前支付的竞业限制补偿金。

同一天,联想集团回应称,近日,我们收悉常程违反竞业限制违约金等争议仲裁案的裁决书。我们对该裁决结果表示欢迎并深受鼓舞。我们坚信,该裁决所彰显的法治与契约精神,将能够在新时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加快完善中发扬光大,更好地保护人才的合法合理流动,保护市场公正与公平竞争。

仲裁结果并不意味着事件的最后解决。果然,随后流出的一纸声明表明当事人另有应对。

据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声明称,在北京市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做出裁决之后,常程同日已委托该律所针对上述裁决书向法院提起诉讼,上述裁决书依法未生效。

赔525万,常程跳槽小米背后:隐秘的竞业协议,危机四伏?_联想

竞业纠纷

资料显示,常程于2000年加入联想,先后任职笔记本事业部研发总监、联想集团副总裁兼移动端到端软件平台总经理、神奇工场联合创始人、ZUK首席执行官,2018年5月兼任联想中国区手机业务负责人。

对于联想而言,先后主导联想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和智能手机研发的常程,可谓功劳卓著。在联想的19年,常程参与推出了联想Z5、乐商店App、旭日系列笔记本、Yoga Table、PC人脸识别等多款产品,在他任职期间,联想笔记本在2010年的出货量超1000万台。

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2019年12月31日,常程在微博发表感谢信,宣布自联想集团离职。

“19年成长在联想,感悟、感谢、感恩”、“Everything you love is very likely to be lost but in the end, love will return in a different WAY”,彼时,常程在感谢信中回忆与联想的点滴,温情脉脉。

联想中国区亦向外界回应称,常程系因个人及家庭原因离职。“常程长期奋斗在竞争激烈的手机一线,承受了巨大的业务压力,家庭聚少离多,基于个人身体健康和希望更多精力照顾家庭的原因,常程近期提出离职。公司感谢他的巨大付出,他仍将作为联想移动的顾问继续为联想移动业务作出贡献。”

原本以为是一派和谐、好聚好散的故事。谁知,随后的剧情走向,可谓令人大跌眼镜。

2020年1月2日上午,在宣布离职联想集团两天之后,小米创始人雷军通过微博高调宣布,原联想集团副总裁、中国区移动业务负责人常程已经加入小米,担任小米集团副总裁,负责手机产品规划。

赔525万,常程跳槽小米背后:隐秘的竞业协议,危机四伏?_联想

彼时,21tech便注意到,或许是因为身份转换过快,常程的微博头图背景仍然是联想,微博认证信息也为“联想集团副总裁 微博vlog博主”。

常程加入小米的消息公布后,业界一片哗然。联想集团则表示,公司与所有高管均签有竞业禁止条款,如确有违约,公司将在法律框架内寻求问题的妥善解决,共同营造尊重契约精神的人才流动空间。

自此之后,双方的火药味开始逐渐浓烈起来。

“在法律框架内寻求问题的妥善解决”,联想此言并非说说而已。2020年6月,联想集团开始就常程违法竞业限制一事提起仲裁。之后,常程方面一直否认该协议上的签名为其本人签署,并声称联想方面提供用于笔迹鉴定的多份常程的劳动合同和相关法律文件均非其本人签署。

9月17日,联想集团表示,关于常程违反竞业限制义务纠纷一事,该案已经在北京市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进行了多次庭审。由于常程不认可其本人签字的真实性,经仲裁委员会指派,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已对常程2017年7月24日签署的《联想限制性协议》进行鉴定,鉴定结论显示确系常程本人签字。

联想同时称,对最后判决结果充满乐观,相信法律会给出公正的评判。

10月9日,北京市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的裁决并无意外,判常程违反竞业协议需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将因违反竞业限制支付违约金525.2821万元,并返还联想此前支付的竞业限制补偿金。

不过同日,常程以一纸诉讼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新的退路

劳动裁决的后果是什么?

21tech注意到,10月9日北京市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给出的最新裁决中,除了支付违约金、退还竞业限制补偿金之外,还规定常程需要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法工委副秘书长胡钢向21tech指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十条规定,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后,用人单位要求劳动者按照约定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即剩余期限内的竞业限制义务不因劳动者给付违约金而免除。

这意味着,一旦劳动裁决执行,常程将在与联想的竞业期内,不得担任小米集团高管。

不过目前来看,常程似乎通过起诉的方式找到了新的退路。无论最终诉讼胜败如何,至少诉讼期内,常程可以继续在小米集团任职。从某种程度而言,诉讼其实是合法拖延的一种手段。

“常程起诉可能拖时间的策略性更多一些。”山东博睿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商业秘密团队负责人田存星律师告诉21tech,“从程序上而言,常程有权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二审下来可能也需要一两年的时间。”

胡钢则表示,本案疑似适用普通程序,依据《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一、二审共约一年。“但本案焦点涉及核心证据《联想限制性协议》的鉴定等事宜的,故其审限会适当延长。”

而在等待诉讼判决的过程中,还面临超出竞业限制期限的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可在劳动合同中约定保守用人单位的商业秘密和与知识产权相关的保密事项。在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后,竞业限制人员到与本单位生产或者经营同类产品、从事同类业务的有竞争关系的其他用人单位,或者自己开业生产或者经营同类产品、从事同类业务的竞业限制期限,不得超过二年。

这意味着,按照法律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的竞业限制最长不得超过两年。然而回到联想与常程之间的纠纷来看,自常程离职联想之后,劳动裁决已花费大半年时间,如今常程再提起诉讼,等到诉讼结束,或已超过双方的竞业限制期。

“这类案子一般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业务的诉求只是个形式,目的是通过高额违约金,以示效尤。”一位法律界人士表示。

就此,有接近联想集团的人士向21tech透露,目前联想集团正在申请竞业协议的延期,如果申请成功,其与常程的竞业期将延长一年,“否则拖下去确实有问题”。

联想与常程的竞业纠纷之间,是否真的另有隐情不为人知。21tech在10月10日也联系常程方面询问相关事由,但截至发稿对方并未给出直接回应。

起诉小米?

不过,也有律师指出,考虑到小米与联想之间的竞争关系,联想还有权针对小米及常程同时提起侵犯商业秘密相关的诉讼。

其依据是2019年4月最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以下简称“竞争法”)和最高法院司法解释。

在新的最新《竞争法》中,举证责任的减轻在向权利人一方倾斜。据新增第三十二条规定,商业秘密权利人提供初步证据合理表明商业秘密被侵犯,且初步证明后,涉嫌侵权人应当证明其不存在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

“过去员工窃取商业秘密的行为比较隐蔽,由原告来举证难度较大,如今竞争法新增的规定意味着,举证责任相应部分转移到被告,原告的举证难度大大降低,因此今年相关案件也在呈现上升趋势。”田存星指出。

田存星进一步认为,从常程跳槽小米一事可以看出,公司在招聘人才的过程中存在一定的风险。无论是社会招聘、高校亦或科研院所招聘,或是向同行通过挖角招募人才,都应当有人员筛查和风险评估过程。

“特别是从竞争对手招聘人员时,应当了解该人员在原公司的劳动关系及相关背景,否则就会面临巨大风险,甚至可能成为被告。”田存星指出,“跳槽员工稍有不慎,还有可能承担刑事责任面临牢狱之灾。”

其中还可能涉及相当的经济赔偿。根据修订后的《竞争法》第十七条规定,因不正当竞争行为受到损害的经营者的赔偿数额,按照其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经营者恶意实施侵犯商业秘密行为,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

这意味着,如果一旦判决认定,小米是恶意将常程挖到公司从而侵犯了其商业秘密,那么联想最高可申请追索常程在任小米期间侵权所得的五倍赔偿。

田存星表示,新的《竞争法》和最高法院司法解释普及迫在眉睫,否则将对企业造成不菲的损失。

“在信息通信领域,人才流动频繁、配置优化是常态。”胡钢表示,“妥善处理因竞业限制引发的纠纷,需要特别注重劳动者择业自由与经营者权益保障间的协调平衡,努力实现多方共赢。”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